飞雪带春风 苍山满琼枝

生命之绿。

雪中缆车。

山巅晴雪。

赏雪。

雪中杜鹃。

踏雪寻美。

堆雪人。

冰雪世界。

初霁。

冷杉树挂。

打雪仗。

“下关风,上关花,苍山雪,洱海月”,苍山瑞雪,历来是大理风光中重要的景致之一。

1月13日起,大理苍山喜降多场瑞雪,苍山再次展现雪山的模样,远观雪峰高峻,银装素裹;近赏苍岩嶙峋、冷杉树挂、冰雪世界,令人称奇。

苍山有如自北向南北往南绵延50多公里的游龙,其西坡坡缓台地大,东坡险峻陡峭,风光迥然不同!正如诗人于坚所言,苍山像一头狮子,它一出现,其他周围的山如同小猫一般四下逃散!苍山有着经典地质学的地位——“世界屋脊的屋檐”,即东喜马拉雅山系到此结束,海拔2000多米的云贵高原也正是从这里开始,因而从此往南,再无海拔3500以上的大陆山地!雄阔与秀丽并存的苍山,对青藏高原来说,是余韵,还带着高原雪山的风骨; 对东部平原来说,是进入云贵高原的序曲,犹有凡尘俗世的烟火。

正因如此,平日里在大理坝子里抬眼一望,苍山横列如屏,山色青翠,是与人相依相存的绿色家园;而雪落苍山之后,惟余莽莽,是“半山飞雪舞天风”的雪山风情。

雪后苍山,多了一份银色的美丽。那山间谷里,草上叶上,琼枝玉叶,银装玉砌,皓然一色,在三三两两游客的羽绒服映衬下,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动人景象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